霍尔果斯“壳经济”衰退:代理中介“倒了一半” || 深度

发布时间:2019-06-20   来源:体育快报   

从注册潮到注销潮,霍尔果斯活跃的代理中介们,正在熬冬。他们送走客户,或也将送走自己。只是不知,下一个影视公司的聚集地又将是哪里?

本文由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原创并首发,作者:海棠葉,编辑:梁爽,设计:甄开心,实习生:陈雪莹

“霍尔果斯的中介公司,倒了一半吧,剩下的一半挣扎求生。”某财税公司的业务员胡杨有些意兴阑珊,“都没钱赚了,还不跑啊。”

 

而去年,仅一家中介公司便实现净利润8亿元,背后还有近500家跟随者分食规模达2015亿元的注册经济。

 

改变这一切的,是注册公司的扎堆注销。据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不完全统计,6月1日至10月22日,超过257家公司登报注销公告,其中不乏冯小刚、徐静蕾、赵文卓、许晴等人的公司。

 

明星挥一挥衣袖,如蝴蝶般飞离霍尔果斯,翅膀扇动的飓风却席卷与霍尔果斯注册经济一脉相生的代理中介们。

 

他们送走一批又一批的客户,或也将送走自己。

 

从注册潮到注销潮

 

胡杨,28岁,生于霍尔果斯也长于霍尔果斯,热衷于浏览街边一条条主题鲜明的广告语。

“中国的窗口 丝路的纽带”、“跨境旅游圣地 免税购物天堂 创业投资热土”,寥寥数语描绘出这座边陲小城的未来蓝图,让胡杨每每看到都热血沸腾。

 

不过今年1月以来,街上的部分广告语变成了“脱虚向实的落脚地”。什么是“脱虚向实”?中专毕业的胡杨还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其所在的财税公司早已卷入风暴,在这场堪称霍尔果斯史上最严、时间最久的整改活动中沉浮。

 

2017年下半年,霍尔果斯政府层面明确提出“脱虚向实”的经济发展路径,开始清理部分自行制定的跟财税挂钩的优惠政策。“增值税与个人所得税优惠已经暂停了,企业只享受企业所得税五免五减政策。”也是从这个时候起,胡杨开始接到客户关于企业注销的咨询。

 

很快,同年10月,他迎来了第一单注销业务。彼时的胡杨没有想到,进入2018年,公司注销迅速成为了一股潮流,涌向行业的角角落落。

 

 霍尔果斯。图片来自网络。

 

2018年元旦节,霍尔果斯首部地方性法规《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条例》正式实施,要求企业必须实体落地、拥有一定面积的办公场地和办公人员,并为员工缴纳社保等。1周后,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出台通知,暂停为不符合注册要求的企业办理注册手续。

 

随后整改范围扩大至已注册企业。3月6日,财政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财政厅、伊犁哈萨克自治州财政局在霍尔果斯共同召集“财政部专员办进点见面会”,要求“做实”当地注册的企业。

 

“上面要求辖区内企业,特别是传媒企业的财务负责人都要来参加这个会。平时随便买的北京飞霍尔果斯机票我差点没抢到。”3月5日早上7点,胡杨的客户周军刚从上海出差回到北京机场,接到消息后马上赶往霍尔果斯,深夜11点半才住进宾馆。

 

让周军叫苦不迭的是,自2018年4月11起,新疆自治区工商局暂停了霍尔果斯的“一址多照”(同一个地址可办理多个营业执照)政策。

 

种种限制之下,一场“财政部专员办进点见面会”后,霍尔果斯空壳公司拉开了逃亡的序幕,中介公司则忙着为客户加速撤退的步伐。

 

“今年4月份开始,注销业务开始变多,7、8月份是高峰时期,一天最高做6张单子。”胡杨告诉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如果从去年10月来算,至今至少有700家公司完成了注销,其中影视公司占绝大多数。”在他看来,范冰冰事件虽非霍尔果斯注销潮之源,却是催化剂,令贴有“影视公司避税天堂”的霍尔果斯成众矢之的,推快潮流的速度。

启信宝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8月开始,霍尔果斯完成注销的企业数量突然涨至双位数,9月份注销企业数量更是暴增至173家。而在今年前7个月,完成注销的企业只有2家。

  霍尔果斯办理注销业务的公司数量暴增。数据支持:启信宝。

 

特殊的地点与时间,也使得公司注销业务的价格水涨船高。对于注销开票额度100万元以下、无债务的影视公司,胡杨的报价是14800元,持平同行平均报价,接近第一单5000元报价的3倍。而同时期,注销广州白云区一家小型文化公司,报价为2000-6000元不等。

 

据胡杨介绍,半年内其已成功为48家企业办理注销业务,手里剩下的15张注销单子还在走流程,按14800元/单价格计算,营收约93万元,“代注销费用的确涨价了,但根本不能和代注册价格相比,可以说费时不赚钱”。

 

2017年,霍尔果斯迎来新增企业的爆发式增长,新登记注册各类市场主体达14472户,同时直接催生了当地的中介代理经济,后者负责代办公司工商注册、税收、财务处理等业务。据悉,3年内该地诞生了500家财税代理公司,其中大部分注册于2017年,“菜市场卖菜的,货场扛包的,都开代理公司了”。

 

在霍尔果斯,这门火爆的生意几乎“没有门槛”。“只要你愿意跑就能赚钱,没啥技术含量,连客户都不用你去拉,满大街都是。”2016年末,胡杨被游说成功,辞去纺织厂的送货员工作到财税公司当业务员,主要是帮客户填写各类申报资料、盖章、核对信息、按照工商部门的要求整理好、放入档案盒、等待审核,每个月拿6000元工资之余,公司月营业额达标还能再分得一笔绩效。

 

“(客户)赶着注册,只要你够快,价格都好说。”想起过往胡杨有些眉飞色舞,其公司成立至今为150多家企业办理了注册手续,收费均价在5万元左右,营业流水超750万元。“这个数据在行业算不上什么,”他不断强调,“另一家做财税一条龙服务的公司2017年净利润8亿元!”

 

而现在,注册或者落地实体经营的成本高涨,越多的客户选择撤出霍尔果斯。

胡杨算了一笔账:一个30m2的注册地址5万元/年、代理记账4万元/年、服务费1.5万元,一个公司注册/运营的成本每年约10万元,再加上至少3名员工的工资与社保,税收优惠政策调节的情况下,“节税额低就不划算”。

 

 中介间流传的“网传”霍尔果斯发票核查要求。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影响更为严重的是,其所在的财税公司,已有近半年时间没有接新的注册业务。10月以来,胡杨上班的时间延迟到上午11点,办公室里,以往响个不停的业务电话如今安静得很。

 

犹豫是否落地的客户发来微信,询问两项税收政策何时恢复的问题,但胡杨与同行们依旧没有答案。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就此致电霍尔果斯税务局,对方回复称“目前增值税与个人所得税处于暂停状态,如果取消会通知。”而在霍尔果斯政府网上,已搜索不到于2013年下发的、明确实行增值税与个人所得税优惠政策的《霍特管办发(2013)55号》文件。

 

与此同时,600米开外的霍尔果斯行政服务中心只见人影三两只。“去年高峰时期,早上5点这里就人山人海,代办公司注册的队伍从大厅排到门外。”胡杨感慨,“今年春节后,服务中心几乎没排过队。”

 

中介熬冬

 

以促成企业注册为主业的霍尔果斯财税代理市场,因主业成交量大幅萎缩,一片哀嚎。为此,一些中介公司试图断臂求生。

 

2018年,吹起注销号角的公司为霍尔果斯百通信鸽财务代理有限公司(下称“百通信鸽”)。去年7月,这家注册资本为100万元的财税中介公司,因违反税收管理规定而受到行政处罚,而后申请清算,直至“死去”仍未满一岁。

 今年6月3日,霍尔果斯行政服务大厅内,公告栏上贴满了被要求税务自查的公司名单。 图片来源:新京报。

 

百通信鸽并非个案。霍尔果斯宝诚佳和财务咨询有限公司、新疆元亨利贞法律服务有限公司、霍尔果斯国泰君安商务管理咨询有限公司、霍尔果斯安信财税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等中介公司纷纷在《伊犁日报》上发表注销公告;截至发稿,至少有18家中介公司注销完成,成功撤离霍尔果斯。

 

走在霍尔果斯大街上,随处可见给企业提供代办业务的中介公司,大多都已关门停业。据胡杨透露,从今年1月开始至今,已有几十家代办公司选择了注销,“同行太多,2017年下半年后入行的很多都赔了钱,关键是,很多同行自己就是空壳企业,政策收紧,它们也只能注销。”

 

但霍尔果斯不是想走就能走的。

 

“相比注册公司,注销公司步骤麻烦,劳心费时。”国税局公务员钱霜告诉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企业发布注销公告并不表明已经注销成功。按《公司法》规定,公司注销手续主要有7个手续,成立清算组备案、登报注销公告后,进入税务、工商、银行注销等流程。

 

其中税务注销的审核时间长达3-6个月不等,再加上注销营业执照2-4个月,注销代码1个月,注销印章15天……平均要跑税局10趟、工商局4-5趟、银行3-4趟,如果中间被任何一个环节卡住,或是公司本身要跑的部门更多(如涉及进出口经营权的),拖个一两年很正常。

 

 中介代理类公司在霍尔果斯注册和注销的趋势。数据支持:启信宝。

 

注册容易注销难,在影视公司遍地开花的霍尔果斯,情况似乎更为复杂。

 

10月18日晚9点,深圳一家公司的财税顾问吴莉发朋友圈称,影视文化类公司凡涉及以下经营项目,其公司的注销将暂停办理。吴莉的说法得到了霍尔果斯部分财税人员的认同,“风头正盛,影视电视广播相关行业的,压根不给注销”。

 

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致电霍尔果斯税务局询问此事,对方表示“没有这种说法,只要合法合规,一切按流程走即可”,但谣言带来的影响并未就此消散。

 

一些未执行完代理注销影视公司合同的中介们依然心慌,担心前述合同的清理会影响到其自身公司的清算工作,继而影响注销的进程,“现在全国范围严抓税务,霍尔果斯又如此敏感,谁能确保两个月后风不会吹到别的行业?”

 

注销公司或逃避税务稽查、或减少相应开支,这是一种常规的御冬方式。除此之外,转型求生,则是时下代理中介们的另一种生存方式。

 

一方面,以霍尔果斯顺利办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为代表的代理公司依然保留门店,但选择砍掉代理注册、强调税务筹划业务。前者为A股上市公司顺利办信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100%持股,与天兴创业、京疆创业三足鼎立,占据霍尔果斯代理市场60%-70%份额。

 

“范冰冰事件影响还是比较大的,且五免五减截止到2020年,影视公司不建议过来注册。”电话中,顺利办张姓财税顾问主动劝退前来咨询注册的客户,“如果想合理避税,我们可以根据公司的组织架构、成本构成、财务数据等情况做税务筹划,而不是盲目地去注册新公司。”

 

另一边,财力实力一般的中介公司开始游说客户落地经营,同时开发新业务,各显神通以拓展营收来源。

 

“公司可以注册/落地在霍尔果斯兵团分区,这样就不用缴纳(预设)营业额的1%作保证金,变相节省10万元-100万元。”霍尔果斯一财税公司的业务员孙强说,“兵团分区与市里享受同样的税收优惠政策,但门槛相对低一些。”

 

2017年8月,厌倦了北漂生活的孙强在高薪的诱惑下,决定跟随老板来到霍尔果斯创业。一年后,二人昔日的意气风发几不见踪影——生意差强人意,老板想关掉公司回老家县城短暂休息,孙强的工资则一降再降,没有奖金。

 

今年4月,孙强提倡公司租下公司楼上三层办公室,做注册地址租赁生意,“按一套2000元差价计算,30套下来每月也能赚6万元”。可惜的是,财大气粗的大佬们早已盯上这桩生意,大手一挥,便买下办公室或租下一整栋办公楼;连一些稍偏远的房源,孙强也输给当地人胡杨的熟稔快速。最终,公司只能走上开发新客源的道路。

 

孙强的老乡李飞也是一名服务于霍尔果斯的中介,不同的是,李飞属于公司招商部门,工作地点在北京,工作流程是拉来客户后再推介给霍尔果斯的同事,后者负责执行代办业务。

 

对于霍尔果斯中介经济的遇冷,李飞并不像孙强那般垂头丧气。在他看来,中介实则为万金油行业,摸透客户需求在哪都能开展生意,“影视大佬、明星想要寻找新的税收洼地,我就给他们找”。

 

谈话中李飞透露,吉林长春或是下一个影视公司的聚集地,“今年11月,长春市税务局准备落实影视行业专项税收优惠政策,针对小型创业公司建立扶持基金,还会建影视小镇。”

 

对此,李飞手上的客户将信将疑,只是要求政策一落地便第一时间通知到他们,“影视行业都树大招风了,长春还出台影视行业的税收政策,很奇怪啊”。截至发稿,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未能在长春市国家税务局官网上查询到相关文件或通知公告。

 

动物过冬各凭本事,却也不乏浑水摸鱼者。

 

“(在霍尔果斯)享受企业所得税免税备案的企业,十年之内不能注销。”在中介行业中,还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要想注销,需要加钱走绿色通道”。“谣言!败坏中介的名声!还让不让我们这些老实人活了!”听到上述消息,胡杨、孙强等人颇是愤怒。

 

(文中胡杨、周军、钱霜、吴莉、孙强、李飞均为化名。)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吴秀波“坍塌” 国庆档不行? |

明星资本化 | 范冰冰与税改 |

阿里150亿元入股分众传媒 |

传媒股至暗时刻 | 微视遭遇新敌人 |

沈腾年赚6000万明星“限薪令”悬念 |

版权声明

文由无冕财经原创,版权归无冕财经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商务、内容合作,请联系小冕(微信号:xiaomian0504)。

无冕财经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现已覆盖今日头条、搜狐财经、网易财经、凤凰新闻、一点资讯、新浪财经头条号、新浪微博、UC头条、百家号、企鹅号、雪球号、蚂蚁财富号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