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喜欢过金庸笔下的一个角色。

发布时间:2019-08-13   来源:体育快报   

几个小时前,看到金庸先生离世的新闻,编辑们都很叹息,分享着金庸小说里最喜欢的人物、桥段和小说。

忽然错觉,那种课后真挚又热情地讨论剧情的氛围,多年之后又扑面归来了。

“武侠世界可别消失了啊”,火火发出这样感叹。好像我们不止到了失去和告别的年纪,连同一些特别的世界也慢慢消散。

我摘录了一些他们的分享,整理成了一篇文章。




“我青春期最迷恋的女生,她生活在《笑傲江湖》里。”

来自最喜欢《笑傲江湖》的特区小胖




读中学时,我住在香港湾仔,每天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掏出从图书馆借来的《笑傲江湖》。只要随便翻看其中一页,随意读几句,我就可以进入这个疯狂的江湖,假装自己就是男主,跟喜欢的人行侠仗义。


我最喜欢的人,她叫任盈盈,是江湖第一黑帮老大的女儿。喜欢她不只是因为她好看,更重要是她会体谅作为主角的我的难处,凡事却比我想得更周到。


那时候回到现实,总感觉身边的女生不是精神还处在婴儿阶段,就是一见面满嘴嫌弃的话涂在我脸上。而只有在书里的世界,在任盈盈身上,我才第一次感受到女孩子对自己的关心。


所以读中学的时候,尽管家里很窄很小,我还是坐在地上背靠墙壁,一坐就是 12 个小时。除了吃饭和上厕所,我都不敢离开这本书。


因为腥风血雨的江湖,比无聊的香港中学生生活温暖太多了。


金庸应该是上帝的化身吧,是他让任盈盈出现在我最痛的年纪。她太美了,还关心我,而我在十年后,还是找到不到这样爱我的女孩子。




“大部分人以为自己是赵敏,最后却活成了周芷若。”

来自最喜欢《倚天屠龙记》 的 Acher




八岁那年,我连谈恋爱是什么都不知道,就陷入了武侠世界里的一场三角恋。主角是张无忌、赵敏和周芷若。


晚饭过后,我伏在饭厅的餐桌上写作业。隔着半扇墙,爸爸正在客厅看 2001 年 TVB 版的《倚天屠龙记》。


当师命难违的周芷若接过灭绝师太递来的倚天剑,手起剑出,向张无忌的胸口刺过去时,爸爸激动得大拍一下桌子,被妈妈连声责骂才停止了碎碎念。


我赶紧把作业写完,跟着爸爸津津有味地追剧。


受他影响,我想当然认为张无忌和赵敏就该是天生一对。所以,最后张无忌选择辞退教主之位,随赵敏回蒙古退隐江湖,我以为自己看到了最完美的结局,拍手叫好。


但是十七岁那年,我再读《倚天屠龙记》,却被周芷若对张无忌的爱情彻底感动。这一段情真意切的经典描写,几年之后也被网易云音乐的网友们泛滥运用在各大歌曲的评论区里:


周芷若冷笑道:“咱们从前曾有婚姻之约,我丈夫此刻却是命在垂危,加之今日我没伤你性命,旁人定然说我对你旧情犹存。若再邀你相助,天下英雄人人要骂我不知廉耻、水性杨花。”


张无忌急道:“咱们只须问心无愧,旁人言语,理他作甚?”


周芷若道:“倘若我问心有愧呢?”


我小时候确实崇拜武功天下第一,性格温润如玉的张无忌;也爱慕过直率豪爽、敢爱敢恨的赵敏。然而长大了,谈过恋爱才知道,大部分人在感情纠葛中都不过是隐忍含蓄的周芷若。


我们用尽一生想要寻找的,不过是一个依靠罢了。




“她什么都料到了。”

来自最喜欢《飞狐外传》的孟夏




大学的时候失恋过很多次,每次康复期最喜欢看的,都是《飞狐外传》。


《飞狐外传》里有金庸笔下最聪明、最不好看、最惨的女主角程灵素。


她的结局是为了救不爱自己的心上人胡斐,吸毒血身亡。在武侠小说里,这不算什么新鲜的桥段。


但程灵素的聪明之处在于,她深知胡斐重情重义,怕他悲恸过头,以身相殉,于是特意在临死放走了疑似胡斐杀父仇人的反派,又告知胡斐线索,好让他记着父母之仇,不至于冲动自杀。

第一遍读《飞狐外传》的时候我还很小。


看完了热闹,只觉得程灵素聪明得十分矛盾:为什么能聪明到能算出如何保住心上人的性命,却没能聪明到让心上人爱上自己,也没聪明到能放下。


而经历了一些人事之后,我反而又想起这个故事,反复明白着程灵素的聪明和不聪明。


金庸常写武功高强的大侠、足智多谋的才子和风华绝代的佳人。可到最后,总是发现武功更高、更聪明、更美貌都改变不了什么。


世间只是有许多无可奈何之事。


事情果然像程灵素预料的一样。胡斐万分悲痛但活了下来,后来又作为一个蓄着大胡子的中年男子出现在《雪山飞狐》里,和杀父仇人的女儿展开了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恋。


《雪山飞狐》里没有再提到过程灵素的存在,但我想她并不在乎这一点。




“我虽然叫过儿,但我不喜欢杨过。”

来自最喜欢《笑傲江湖》的过儿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大侠 14 本小说,我只有一本没看过。


今晚在家吃饭的时候得知噩耗,于是,我跟妈妈聊起关于金庸小说里的各种细节。


我们一起边念前面这首诗,一边回忆着每一本小说里的情节。说起她因为不喜欢韦小宝用情不专,一直看不下去《鹿鼎记》;说起那时候从楼下的光碟店租回 83 版《射雕》的DVD,所以每次提到黄蓉,想起来的都是 83 版里的翁美玲。


《天龙八部》是最长的,总共有五本,可第五本在家里找不到了,所以我至今都不知道《天龙》的结局。


后来念大学,大一的时候在暨大的珠海校区,有许多个不想上课的下午,在几乎没有人的图书馆里看《书剑恩仇录》,珠海灿烂的阳光晒在桌子上,我却沉浸在陈家洛反清复明的大业里无法自拔。


虽然被人起了花名叫“过儿”,但其实我不喜欢杨过,他名字里的“过”是过错的意思,一生都背负着过错和偏激。


杨过太偏,郭靖又太钝,我最喜欢的主角其实是令狐冲。他独立不羁,但始终忠于自己,笑傲江湖。金大侠口中的“侠之大者”,我更愿意相信是他。


在金大侠江湖里那些家国情怀,大义凛然,儿女柔情,无一不对我有深刻影响。金大侠走后,江湖恐怕也变得冷清了。


那么,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吧。




今天的文章就到这里了。


想想,人终有一死的,就算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华语小说家也一样,只是可惜,著书的人没能像笔下的人物那样,愈老愈强,因为故事都已经写尽了。


武侠和童话的路,都在一人笔下写到了终点,查老终究没在生前看到能与自己比肩的人,未来或许就更不在意了。


毕竟武侠小说这种他眼中的“小道”,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借用今晚马伯庸为悼念金庸先生发的《神雕侠侣》选段,作为本文结尾吧:


「却听得杨过朗声说道:


“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


说着袍袖一拂,携着小龙女之手,与神雕并肩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