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契球,不需要内幕

发布时间:2019-09-18   来源:体育快报   

    


    

 

   文前说明:这篇文章原来是应某周刊写的,本来不想发博客,可辽足宏运从联赛推出“全华班”,到今天足协杯搞出“全替补”,一会儿保足协杯,一会儿又保联赛,一天颠三倒四,让人迷糊。似乎只有“战略调整”,没有球迷智慧。惊诧之中,愤懑之下,就把这文发于博客分享,也请我们智慧的球迷斧正。


    

 

 你送我个0:5,我还你个1:3,一时间,舆情大噪。“光天化日、公平何在?。。。。。。”

对0:5,开始人们没啥反响,因为那是一场交易的初始,对大多数的球队和球迷伤害不大,但当交易的结果1:3出现时,愤恨、窃喜、郁闷、担忧、悲哀,一系列的情感便从我们足坛各个角度,各个角落纷纷呈现出来了。窃喜的肯定是天津队和球迷,郁闷的肯定是辽宁队和球迷。

 于是,愤恨不公,担忧联赛,悲哀中国足球的人们就开始了呼号:“彻查!”

 足协动作出乎意料的快,结果如意料之中的准。“没有发现消极比赛,提出严重警告。”

 很多人感到失望,同时也增加了好多的盼望,期望媒体能够爆料更多的内幕。笔者也凭借多年的人脉,广泛打探,结果一无所获。

 暮然回首,发现竟然忘了“光天化日”四字,所有交易的条件、要素、过程、因果都一条条,一件件地摆放在那里,两场极具逻辑关系,教科书般的典型默契球,以“明箱操作”形式呈给你,那暗箱里还会有什么东西呢?

 那么,就让我们从这个明箱里翻出些问号吧。


    

 

   为什么默契球内幕少?


    

 

默契球不同于假球和黑球。形成默契球的条件、要素、过程、因果是非常明晰的,几乎是人人都能想到、看到和猜到的,也是制造双方整体上心领神会的,而不是个体使然。

 

 默契球的要素是迫切的需求。

 

 这种迫切的需求,有时是一方,有时是双方的。而这种迫切的需求又往往与生死相连。关乎到生死的迫切需求是孕生默契球的母亲。

 可以很定的说,天津队是促成这两场默契球的第一要素。谁都知道当时9分垫底的天津队,对辽宁队这3分的渴望程度,因为它关系明天的死活。即便没有这次的机会和对象,天津队为了死活,仍然会不断地寻找默契。


    

 

 默契球的条件一般有三:


    

 

一是符合规则


    

 

 不管是上不上主力,不管是1:3还是0:5都必须在比赛规则允许之内。否则,默契就会变成自杀。

当年沙特放水新西兰,就没有冲破0:5的最后底线,只是把新西兰送上了和中国最后决斗的场上。天津给辽宁足协杯主场是足协同意的,辽足“全华班”竭力表演,讨到了没有消极比赛的定论。正是在这样的规则里,辽宁宏运的总经理才能理直气壮地说:“这属于战略性调整,我敢保证,我们绝对没有打假球,场上球员还是很拼的。”


    

 

 二是回报得当 


    

 

 回报得当,当然是说需求方开出的回报条件,能让对方欣然接受。天津给辽宁开的条件应当是直白的、热情的和恰到好处的。足协杯8强、足协杯主场加辽足大胜,这一气呵成的献媚计划,宏运方面理当看作大礼,欣然接受。

 

 足协杯8强,天津给辽足俱乐部的这个礼是最直白的。

 

足协杯曾经是辽宁宏运足球俱乐部的渴望。还记得去年吧,俱乐部提出誓夺足协杯的口号,还鲜见地开出了1000万的远期奖励支票。与亚冠和联赛冠军比,足协杯曾是辽足俱乐部的最爱。为什么?从那次放弃亚冠的举世无双的决定,我们就知道,辽足俱乐部想法很明确:联赛要夺冠,亚冠要打好,费力、费时、费钱,而足协杯这样的赛事性质正好符合辽足俱乐部的想法,不想降级,不想夺冠,又不能让领导和球迷说没有进取心。

 

 足协杯主场,天津给辽足俱乐部的这个礼是最恰当的。


     葫芦岛是辽足俱乐部老板的家乡。大型的赛事带回家,是被很多领导和老板认定为光宗耀祖的事儿。知道有届全运会为什么要设四川分会场吗?知道江苏为什么能获得全运会的举办资格吗?不知道不怕,天津方面肯定是深谙此道。何况这回的比赛还有测试葫芦岛新建体育场的功效呢。市里领导领情,省里领导满意,何乐而不为?

 

 辽足大胜,天津给辽足俱乐部的这个礼是最热情的。

 

 5:0,牛刀杀鸡,酣畅淋漓。领导高兴,老板激动,家乡人自豪,球迷们热血贲张。一场球上了一个大台阶,5:0成了几天后回报的保障。


    

 

三是朋友利益


    

 

求对方打默契球,必须和对方有一个相对良好的关系。

不然的话,要么被拒绝,要么被出卖,要么被言而无信耍弄。

当年,中国要是有现在的国力和外交,想必沙特不一定会答应新西兰。

尽管,辽宁队与天津队在职业联赛前,曾经像仇人一样厮杀过,两队的球迷也像仇人一样对立过;但这些年,两家相处的倒是融洽。2011年,天津队首次夺得足协杯,辽足俱乐部第一时间发去了热情洋溢的贺电。只是贺电上黄雁的一句话,今天看来很有意思:“希望贵我两家俱乐部能够精诚合作、共同进步,为中国足球的整体进步与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

精诚合作的结果是为中国足球又奉献了两场默契球。

求对方打默契球,必须考虑对方的根本利益。

沙特当初敢让5球给新西兰,他不敢让6球直接淘汰中国队。因为那样很可能会给沙特自己带来处罚风险。

辽足上“全华班”行,但假打不行。因为那样足协就可能判为消极比赛了,辽足没必要也没那么大的胆子。亏得天津队还是有一定实力的,不然的的话,前面的礼白送了,后面的果还得不到。

 当然,有时默契球利益是共享的,命运是共体的。如“辽宁山东是一家,二比二平进前八”,一比一不行,只有二比二才能把上海挤下去,携手晋级。

这回,天津和辽宁也算是利益共享一把,只是享乐有先后,种类有不同。辽宁方面先享用的是“爱这口儿,好这味儿”的足协杯前八;天津方面后享用的是“要死了,活不了了”的保命3分。

 

默契球虽然恶心,但时代在进步,这次默契球运作的过程和球队的表现还是相对“阳光”的。

 

我们虽不知道双方俱乐部高层究竟是怎样沟通的,但献上足协杯主场,献上全替补队员,这边全华班上阵,让人一目了然,就无需打探什么内幕了。相比之下,新西兰和沙特倒一直让人好奇,沙特不缺钱,难道是新西兰人给了沙特一大群羊不成?

还有上场队员们的表现,应当是正常的。没有出现争相往自家大门里踢球的场景。

笔者在过去的采访中,曾经见过这样的默契球场景。一个球队已经答应让球给对方,可对方水平有限,怎么踢,也无法得分,情急之下,让球的队员只好自己往自家门里踢。还有一次,让球的一方,前场球员形成单刀之势,他不能往回带,只能向前又不能射门,怎么办?他只好带球到门前,然后自己摔倒。这些丑行后来都见了报,一次是当年的甲级联赛里,一次乙级联赛里。

 今天看津辽默契球,不得不感叹升级了。球员不知情,足协没办法。看看天津队员赛后说的吧,应当是真实的。

 天津队一名主力赛后告诉记者,“其实我们真不清楚辽足为何派上了替补。在我们赛前的准备会上,主帅吉马良斯还告诉我们,要慎重对付埃杜和詹姆斯,无论如何也不能给他们留下任何机会。”在知道对方的出场名单后,这名球员也并没有太大意外,“辽宁队在足协杯中派上全主力和我们死拼,而我们这些主力根本就没有去葫芦岛,体力上肯定是我们占据优势的。”

 再说说默契球的因果。

 因为有了天津方面的迫切需求,同时他们又很好地抓住了赛事时机,很好迎合了辽足俱乐部方面的口味,最重要的是利用了比赛规则(双方俱乐部的话说是战略性调整),最后的到了这样的结果:天津保命,辽足要脸。只是这命保得苦点,这脸要的小点。

 辽足俱乐部总经理黄雁表示:“作为这种安排,在我们俱乐部内部和我们教练组共同商定的结果来看,单从我们俱乐部利益和战略安排来看是合理的,但是通过这件事之后大家的反应,包括媒体和球迷,使我们深刻地认识和反思到,因为中超联赛是一个整体,中国足球环境也是一个整体,这样一个环境,需要每个俱乐部去克服自身困难去保证,来呵护这个环境。”

 看来对待这样的因果,黄雁认识的还算可以的,只是天津方面不知如何做想?

 保命,还是要保中超联赛这个大命;要脸,还是要中国职业足球道德的大脸。

 

   为什么又是辽足?

为什么又是辽足?津辽默契球出来之后,很多人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很多球队都打过默契球,可为什么会专提辽足呢?可能是辽足有前科吧,默契球踢得多,影响大吧。

最著名,最悠久的当属1987年第六届全运会那次,辽足是伴着“辽宁山东是一家,二比二平进前八”口号,携手山东兄弟晋级的。尽管气得上海队主教练王后军鼻子都歪了,气得袁伟民愤然辞去了足协主席职务,但最后处理结果也只能是取消辽宁和山东两队“精神文明奖”评选资格。

最丢人,最难看的是1998年辽宁队在甲B的那次,当时的辽宁队可以说是甲B无敌,他们早早地就确定了优势,升级甲A只是时间的问题。当年的联赛进入了收官阶段,辽宁队在客场2比4输给了成都五牛队,从双方的实力上来说,这场比赛的结果是一个不同寻常的结果。中国足协之后对于这场比赛进行了调查,认为双方是消极比赛,王洪礼和陈亦名的教练员证书同时被吊销,之后陈亦名在《足球之夜》一句“一切尽在不言中”的话成为了中国足坛的名言。笔者也在当年的《球报》头版头条编发了《丢人现眼升甲》的报道。

当然,还有为大连队保级和夺冠的几场鲜为人知的默契球,还有送深圳队升甲A的默契球。。。。。。。

可以说,辽足既有十连冠的光荣历史,也有打默契球的“悠久传统”。在这样的悠久传统里,辽足也曾是默契球的受害者。

一次是辽足第一次降级,辽足对青岛,四川对八一,两场比赛同时开赛,四川如愿胜八一,辽足降级。后来辽足俱乐部的人说,我们工作没做过人家,八一答应四川了。

一次是张引带的辽小虎甲A联赛最后一场对北京,获胜即可冠以中国凯泽斯劳滕,结果受到了北京队的强力阻击,未能如愿。后来,还是辽足俱乐部的人士跟笔者透露,我们的工作没做过人家。

不知道辽足在默契球里受伤,得到的是对默契球的痛恨?还是对默契球的重视?

现在的辽足尽管与当年的辽足,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但难说默契球的基因不在辽足遗传。

不过,有一点是笔者了解的,这次津辽默契,全因上层的“战略部署和调整”,不能冤枉了教练和队员。

有队员就和我说:“我们赛前不长时间才知道外援都不上了,我们还挺惊喜呢,咱那些板凳终于有机会了”

 至于马林,用他的话说是再准确不过了“俱乐部让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们就是执行。”

 可以肯定地说,世界上任何一个教练没有一个愿意让球的,除非是重金诱惑或严重威胁。这两样马林怕都没遇到。

感谢马林,把辽足打造成了中超大仙队,不降级不夺冠,还有资本给俱乐部做战略调整。

为什么又是辽足,不光是基因问题,还有现在积分的小资本。

最后让我们再捋直几个问号。

 为什么世界很多地方,多种赛事,都出现过默契球?那是因为默契球存在于规则之中。有小组赛,有联赛积分,就会孕育出默契球。如果改成斯诺克赛制,默契球就没了。

 为什么默契球难以处罚,当然还是足球比赛规则使然,还有就是证据难觅。

 为什么默契球普遍受谴责?那是因为它的不公平不公正性,会给他人造成伤害,在道德层面上违背了体育精神。

在我们拉直了一系列的问号时;在我们为津辽默契球不耻时;在我们为中国足球寻觅阳光大道时,别忘了,当年中国队与香港队的7:0,今天已然上了世界默契球前十位排行榜。

默契球,大多数的结果是双方受益,但也有例外。比如中国队丢人现眼地7:0胜香港队,最后除了让全世界笑话,啥也没得到;辽宁宏运5:0,1:3之后,除了在葫芦岛高兴了一阵,最后发现自己的资本没了,又开始弃足协杯保联赛了。

默契球最让我们纠结的是,只要积分赛制存在,你就永远根除不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