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蒂布告别申花从广州直飞科威特:希望两个月后再见

发布时间:2019-10-13   来源:体育快报   

前天,申花的最后一场联赛结束后,菲拉斯没有跟随球队回上海,而是直接从广州出发,踏上了去科威特的旅途。他也没有去酒店餐厅用餐,这个虔诚的叙利亚人说自己已经受够了酒店里的餐饮,他平时在客场总是吃得很少。最后一顿晚餐,他想和朋友们去广州的伊斯兰餐馆吃。他的一个叙利亚朋友专门从上海陪他过来,又在当地找了两个朋友,开车送他去机场。

临出发前,菲拉斯还在酒店的房间里做祷告,他的朋友则在一边为他整理散落在外面的衣物。他铺了一条浴巾在地上,匍匐着默默祈祷了五分钟,站了起来。然后,无奈地笑了。“看这最后一场比赛踢的,我真的感到很尴尬,我们让随队来客场的球迷们失望了。这确实是整个赛季里最难对付的一场比赛,尤其像我们和对手这样保级已经确定,亚冠又已经没可能的球队。富力踢得也不好,球场上可以感觉得很明显,大家的心都已经不在比赛上了,只想这90分钟可以快点过去。虽然没能赢下最后一场比赛,给这个赛季画上一个完美的收尾符号,但我可以说,自己已经做到问心无愧了。现在,我只想尽快见到自己的家人,我又快有半年没和他们见面了。”

他过去的这个星期一直在为自己究竟回哪里而担忧,他当初把家人安置在埃及,而现在自己却因为手持叙利亚护照而得不到对方的签证。他一度考虑要去约旦和家人会合,但因为那里没有朋友和熟人而放弃了这个打算。最终,菲拉斯决定还是去科威特。因为他有科威特的签证,可以方便入境。他的家人也会从埃及赶往科威特和他碰头,然后一家老小在那里再从长计议。

临行前,他在自己的朋友圈里更新了一条,和大家说再见的同时也提到,“我们两个月后见。”为什么这么说呢?是不是他和俱乐部的新合同已经有着落了?“当然没有,我只是这么希望罢了。也有可能,两个月后我们就再也见不到了。”他笑了笑。原先在上海打包的行李外,又多出了一只小拉杆箱和一个小行李袋,他们两个人连拖带拉狼狈地将它们弄出了门。他的朋友叮嘱了一声,看看还有没有落下什么东西。这一句话提醒了菲拉斯,他折回房间,果然在床头柜上发现了一个IPAD MINI和一副耳机。在上海这一年里,他丢三落四的毛病一点都没有改。他曾经在青岛丢失了一只Iphone 4,在武汉回上海的飞机上落下了自己最爱的Ralph Laurent的棒球帽,又险些在南京的宾馆里弄失自己那串念珠。他从床头柜上拿起这些东西,不好意思地笑着把它们塞进自己随身挎着的小包里。在门口,他最后看了眼房间,他住的是1314号。这个数字在中国有着特殊的意思,代表着“一生一世”。在听说了这个含义后,菲拉斯若有所思地说了一句,“希望我和这支球队也能1314吧。”

朋友的车已经停在酒店外了,他着急地拨通了球队里英语翻译张川的电话,后者是他在申花最好的朋友,他要和张川再最后说一声再见。上车的时候,菲拉斯推辞了一番,最终被朋友们推到了副驾驶的座位。他从窗口探出身和张川拥抱,然后车子缓缓驶离了酒店。一个转身,张川的眼眶已经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