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磊打造防守型的清华男篮

发布时间:2019-10-13   来源:体育快报   


  4个月前,陈磊被任命为清华大学男篮主教练;

  2个月前,这位首钢男篮前队长才正式接管球队;

  上周,他率领清华男篮获得CUBA东北赛区亚军,个人获赛区最佳教练。

  短短两个月,把CUBA传统强队带进决赛,陈磊的教练生涯首秀算是顺利过关。不过,这远没达到他的目标,他决心把清华大学打造成一支防守型球队。

  带队

  教练忙顾不上紧张

  清华大学西大操场边上的西体育馆,是清华早期有名的“四大建筑”之一。该馆始建于1919年,至今已有百年历史。推开篮球场地旁边的小门便是男篮教练的办公室,主教练陈磊的办公桌上放着硬皮本,上面写满了训练计划。本子里夹着几页A4纸,是他为上周结束的东北赛区决赛写的总结。“这是草稿,有些地方还需要再调整。”“第21届中国大学生篮球一级联赛(东北赛区)最佳教练员”的牌匾摆在桌边,这是陈磊执教生涯第一次正式比赛的成绩单。

  上周的CUBA东北赛区决赛,清华大学以69比74不敌北大男篮,话题就从陈指导的第一次“小考”展开。“往年东北赛区都在4月下旬开始,今年整整提前1个月,留给我们备战的时间不多,还是挺仓促的。”把CUBA传统强队一路带进决赛,陈磊也算没“考砸”。他坦言,与球员时期打总决赛时心情有很大不同。“球员时期是又紧张又迫切。当教练是想的事多,每一种场上可能发生的情况都要考虑到。一投入到这些方面,可能就顾不上紧张了。虽然是当教练的第一场正式比赛,还是决赛,但我其实没什么压力,比这更大的场面我也经历过,自己可以调节。”

  抉择

  高校篮球前景广阔

  2018年9月,CBA老将陈磊宣布退役,之前三年他一直在江苏肯帝亚打拼。再往前推,陈磊效力北京首钢长达15个赛季,从新人到老将再到队长,后期被球迷们亲切地称为“老队长”。

  退役之后,陈磊几乎没有“居家”几天,就接到了清华男篮的“橄榄枝”。此时的他正想换换环境,接受新的挑战。“任务还是挺艰巨的。能不能带好一支球队?能不能管好队员?有没有东西来教好这些学生?我自己也有很多疑问。而且没有从助理教练过渡,直接出任主教练,对我来说是个挑战。但反过来想,如果进职业队,我现在最多还在助理教练位置上,所以说也是很好的机会,让自己的想法在一支球队中展现出来。”陈磊如是解释他接受这次挑战的原因。

  在今年CBA全明星星锐赛上,CUBA联队首次战胜星锐队,让校园篮球受到了更多关注,陈磊也看到了自己选择这一行的广阔前景。“今年星锐赛展示了CUBA的最高水平,引起了很多关注,慢慢各学校就会越来越重视(篮球队建设),再加上有文凭托底,来的人才会越来越多。”陈磊认为,高校篮球与职业篮球的联合是大趋势:“姚(明)主席目前在这方面下了很大力气,就是希望更多的孩子看到,通过CUBA也能进入CBA,给孩子们更多上升通道。”

  体会

  兼职多保姆活都干

  去年底,陈磊被正式任命为清华男篮主教练。事实上,直到上月初他才开始全面接手这支队伍。此前2个多月,他以“帮忙”的名义来到队中,“了解球队,熟悉环境,先跟队员们认识一下,摸清每个球员大概的情况,算是先实习实习。”陈磊说。

  如今,作为球队的大家长,陈磊扳着指头数起自己身兼的职务:“同时干着教练、领队、助理教练,甚至是保姆的活,还有录像剪辑也是我在弄。”见到队员训练结束后到办公室放球,陈磊每个人都要嘱咐“穿好衣服再出去,别感冒了”。解散前的讲话,他反复强调:“明天有对抗,一定要打好(脚部)固定。球不要忘带。”

  训练结束,陈磊的工作还没结束。有时,他还要翻出自己和对手的比赛视频进行剪辑。“我不是专业的,就很耗时间。以前首钢队的录像分析师,看一遍很多细节就都能剪出来,我还达不到(这个水平),也没有软件,就自己下了一个软件,剪得挺费劲。但这还必须要做。据队员反映,今年比赛之所以打得比较顺利,就是准备工作做得比以前更充分,对方的特点,我们从录像上就能有最直观的了解。”

  目标

  打造防守型的球队

  在陈磊的设想中,要把清华男篮打造成一支“作风顽强、立足防守”的队伍。在东北赛区决赛后,北大队的王少杰表示,通过决赛的交手感觉到对手(清华男篮)在防守和强硬程度上有了很大变化。

  王少杰的评价,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对陈磊工作的肯定,说明清华男篮的防守风格已经初步成型。

  “其实这第一步实现起来就比较难,因为能进清华男篮的队员,在高中时候都是球队里的‘尖子’,打球基本不防守,就认篮儿、进攻。现在要让他们转变风格去防守,需要时间,需要通过训练、灌输理念。通过这次比赛,感觉比以前有所改变,但(离预期)还远远不够。”

  陈磊承认大学生球员与职业球员有差距,却不打算以此为借口降低标准。“我的要求比较高,可能他们会做不到,但是一定要努力。只要来训练,就一定是高标准、严要求。”

  当过许多年队长,他做思想工作很有一手。“到队先找的就是大五的队员聊,希望他们起到传帮带的作用。‘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个道理我太知道了。有他们在队里传递正能量,我在队里带训练的效果就能更好。”

  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晨

  摄影/新京报记者 刘姝君